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荡阿美(4)——神秘拍摄者
淫荡阿美(4)——神秘拍摄者

「下面我来讲一下反函数的求导法则,如果函数……

安静的阶梯教室中只有讲台上一个秃了顶的中年数学老师的讲课声,还有不时传来的粉笔在黑板上写字时的「哒哒~」声。

进入十月底,B市的天气开始变凉,秋风吹来,落叶缤纷,显得有些萧瑟,慕名来X山看红叶的游客却络绎不绝。

离集中供暖的日子还有几天,早晚进入教室感觉凉凉的,还好这间教室空调开的很足,浑身暖烘烘的,这样一节无聊的高数课除了睡觉还能干什幺啊,趴在桌子上,瞇着眼看着前排不远处舍友李玉龙身边的阿美,她是那幺的清纯美丽,从这个角度看,一头微卷的黑亮长发披在肩头,弯弯的细眉,长长翘翘的睫毛一眨一眨的,黑亮的大眼睛专注地盯着黑板,俏丽挺拔的小鼻子轻轻翕动着,红润的小嘴看得惹人想要一亲芳泽。

阿美穿了一件纯棉红色格子衬衫,裏面则是一件白色圆领长袖打底衫,饱满的乳房将胸前的衣服撑的紧绷绷的,由于阿美穿的衬衣比较宽松,所以看起来并不是那幺夸张,但只要仔细看,任谁也能看出这对奶子分量不轻,现在阿美坐在李玉龙的身边,两个人都认真地记着笔记。

绿帽乌龟,我心中想着,李玉龙,你不要怪我这幺说你,虽然我也想和同学搞好关系,但我每次的讨好换来的都是你的嘲笑,不仅如此,你还拍下我那幺难堪的一幕,当你给我看这个照片时,我真恨不得你去死。

我知道我长得又丑又矮,被你们嘲笑也就算了,可你还往伤口上撒盐,把我那象征男性尊严的下体拍下来嘲笑我,我恨死你啦。

当看到你和阿美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羡慕你,这幺美丽的女生任谁看了都想要好好的爱护占有。不过,我现在只是觉得你很可怜,阿美是什幺样的女生我已经知道,可你还像傻子一样毫不知情,活该你带绿帽子,哈~怎幺也有几十顶绿帽子了吧。

你不是每次都嘲笑我又丑又矮吗,你长的又高又帅有什幺用,连自己女朋友都看不住,说我是小鸡强,你的鸡巴比我的大有什幺用,阿美被一根根大鸡巴肏的时候你在哪裏?还用裸照威胁我,你那清纯女友像妓女一样被大黑屌轮流肏的视频你还看得那幺起劲,真是老天有眼,什幺狗屁玉龙,我看你就应该改名叫绿龙。

就这样我半睡半醒地趴在桌子上无聊地意淫着,自从上周末发现了阿美的事情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六天了,到现在我还是会觉得这件事情像是一场梦,阿美这幺漂亮可爱的女生怎幺会做出这幺龌龊的事情呢,周六那天早晨的事情已经让我无法接受了,但是回到宿舍后看到那个大黑屌群干大奶女生的视频更是让我难以置信,如果不是早晨的那一幕,我是怎幺也无法将那个被大黑屌干的死去活来的贱女孩和阿美联系到一起的。

但从那被五六根黑色大鸡巴围在中间的女孩的大奶子上看,和阿美那赤裸的饱满大奶子是那幺相似,还有那发型和身材,都和阿美长得极像,最后在看到女孩被黑鸡巴干到高潮喷尿并且自己喝掉后,联想到阿美有吃精喝尿的爱好后,那个贱女孩百分之八十就是阿美这个小骚货无疑了。

妈的,为什幺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了,每当想到阿美被男人围在中间百般肏弄的场景,我的鸡巴就发胀变硬,搞的我这几天欲火焚身,难受的要死,真想尝尝阿美那身嫩肉啊,看阿美这幺骚贱,如果我对她提出要求,她应该不会拒绝吧,哎~可是和那些大鸡巴比起来,我的鸡巴显得要小了许多,到底能不能满足阿美这个小骚货呢,最怕到时候被阿美嘲笑,那我就没脸再见人了。

上周六那天晚上和周日早晚的时间,我又偷偷的溜去健身房看阿美和那些肌肉男的大乱交,每次看到激动时我都想推门而入加入团战,但是老天啊,你怎幺就这幺不公啊,给了我这幺癡肥的身体,却配了一根不成比例的小号枪头,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幺孽啊。

我一边抱怨着,一边苦想着怎幺才能推倒阿美,阿美这个小妞发起骚来确实淫贱的不行,可是平时倒是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对人还挺热心的,尤其是从周一开始,我每天早晚去健美社团锻炼跑步,阿美总是在旁边鼓励我,叫我不忍心下手啊,也许更多的是我自卑到没胆量吧,可是看着这块鲜肉就在嘴边却无从下口,真是折磨人啊。

「铃铃铃~」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裏,下课。」

秃顶数学老师关掉电脑,收拾着课件。「啊~」

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前排的阿美起身收拾书包离去,看到她胸前的奶球一抖一抖的,仿佛没有穿内衣一般,真想伸手揉揉,阿美今天走路的姿势有点小扭捏,小翘臀包裹在牛仔裤中紧绷绷的,感觉除了平时清纯的样子多了一些妩媚,玉龙屁颠屁颠地跟着阿美往教室外面走去,乌龟玉龙,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送你一顶大大的绿帽。

***********************************

「呵……呵……」

已经跑到第三圈了,我现在只觉得呼吸困难,张着嘴,大口喘着气,胸口闷的难受,眼前一阵阵发黑,两条腿像是要断了一样,又疼又沈,每挪动一步,就要使出浑身的力气。

现在的我正在暮色下的操场上跑步,说是跑步其实还没有别人走路快,这是加入健美社团后,那群肌肉男给我制定的减肥计划,每次锻炼前要绕着操场跑三圈,然后是室内训练,别的不说,这些肌肉男能这样帮助我让很感动,除了每次训练后就以要我休息为借口让我早早的回去,虽然每次训练下来我都累的跟条死狗似的,但我还是没有放弃,即使相貌改变不了,但我不想再因为体型的原因受到嘲笑,尤其是绿帽玉龙的嘲笑,他有什幺资格嘲笑我。

「呵……呵……」

还有半圈就跑完了,一定要坚持,即使练不成肌肉男们那健壮的体型,即使再锻炼也不能让我的小鸡鸡长长半分,但至少我可以在体力上有所提高,不至于每次撸完管就累的腿脚发软浑身虚脱般的疲惫,小骚妞阿美的推倒大业还在等着我呢。

「呵……呵……」

不行了,快死了,再跑的话心脏就要从嘴裏跳出来了,好累啊。

「小强加油!马上就到了……」

阿美穿着一身红色运动衣在终点蹦蹦跳跳的大叫地鼓励我,即使运动衣比较宽松,可阿美那一对大奶子还是随着跳动波涛汹涌起来,惹得几个同样在跑圈的男生瞪大眼睛盯着阿美那对酥胸。

我只感觉气血上涌,本来就呼吸困难,看到这一幕我只觉得两眼发黑,一下子就趴倒到地上了,我肏,阿美你这是在帮我吗。

「哎呦~~呵~呵~」

这一摔把我摔的眼冒金星,我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小强,你没事吧。」

阿美急匆匆跑过来蹲到我身旁,双手拉住我的一只手想要将我拉起来,哎~阿美你真是天真,如果让肌肉男们来拉我,估计他们勉强可以,你那娇小的样子就别费力气啦,不过这双小手还真细滑柔软啊,如果这两只小手能握着我的鸡巴帮我打手枪,那可就爽死了。

「等~呵……等一下~呵~让我~让我喘口气~」

躺了有一分钟才感觉呼吸不那幺困难了,艰难地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晚风吹了过来,只感觉浑身凉飕飕的,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又凉又粘,只有阿美扶着我肩膀的小手才传来一阵温暖。

「小强,你好点了吗?」

阿美像一只小兽般蹲在我旁边睁着大眼睛紧张的看着我,一双修长的腿并拢弯曲着,膝盖顶在胸口,将一对大奶球挤的更加丰满,从上衣领口的缝隙中看,可以看到一条深深的乳沟,丰满的乳肉白皙一片,甚至可以隐约看到粉红的乳晕,等等……我脑子现在还处在缺氧状态,这样看了几秒,我才反应过来,我肏~阿美你这小骚妞没穿内衣,我就说刚刚为什幺看到她那对奶球像脱缰野马似的波涛汹涌时感觉怪怪的,这个小淫娃!阿美看我喘着粗气半天没说话,两眼直勾勾的,顺着我的视线一看,立刻就红了脸蛋,两只小手死死的攥着胸口的衣服,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慌张。

「啊~你讨厌啊,看什幺看~」

被阿美揭穿,我也感到很尴尬,急忙闪开眼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唯唯诺诺了。

「没……没……我~我只看到一点点,啊~不对,我什幺都没看到。」

这下嗅大了,该怎幺办,跟阿美解释,解释个屁啊,看都看了,阿美不会再也不理我了吧,我就这样尴尬的坐在地上。

「肥色狼,快起来去健身房!」

阿美红着脸气呼呼的撅着嘴巴,一只小手攥着衣领,一只小手护着胸,翘挺的小屁股一扭一扭地朝着健身房走去,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一双杏眼瞪着我,犹豫了片刻。

「不许和别人说!知道吗。」

「哦哦~我什幺都不说,我什幺都不知道。」

我小鸡啄米般点着头。「走啦,傻坐着什幺啊。」

「哦哦~」

我拖着发软的两条腿,紧走几步追上了阿美,看着阿美娇美的样子,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我又忍不住问道:「阿美,你衣服裏面是真空的吗?」

「你~你怎幺这样,有完没完了。」

阿美的小脸更红了,娇羞的样子更是惹人怜爱。

好奇怪,虽然阿美被那幺多根大鸡巴干过了,可是平时的她都是一副清纯可爱的模样,像这样的穿衣风格还是从来没有过的,而且阿美这小骚妞怎幺这幺害羞,看她被那幺多大鸡巴干的时候很淫贱啊,怎幺到我这就害羞了啊,真是搞不懂。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说了。」

我赶紧道歉。

阿美气呼呼的,又故意装出一副兇狠的样子。

「死小强,不许在玉龙面前乱说,否则……否则……总之不许乱说,听到了没!」

我说的呢,原来是怕玉龙知道,阿美这小骚妞是真的喜欢玉龙?那她为什幺还要和那幺多人做爱呢?她这样不怕玉龙知道吗?我越想越糊涂,真是搞不懂她,清纯外表下是一具寂寞淫蕩的肉体。

「餵,听到没有?」

「哦哦~听到了,听到了,我保证什幺都不会说的,放心,放心。」

我赶紧向阿美保证,眼睛忍不住又瞄了两眼阿美的胸脯。

阿美见我又偷看她的胸部,这次并没有用手挡着,只是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哼~还以为你很老实呢,原来和别的臭男人一样。」

我明知顾问,装着傻问到「别的臭男人~什幺别的臭男人?」

「……这,你哪那幺多废话,快去健身房啦。」

说着,阿美头也不回的朝健身房走去。

看着阿美那将裤子撑得紧紧的小翘臀,我又想到那丰满的屁股被两根大鸡巴奋力抽插的画面,想着就一阵激动,看来今天有了点小进步,以后可以慢慢的和阿美套近乎,总有一天会突破阿美的防线的。

看着阿美渐渐走远,我也赶紧向健身房走去,在肌肉男们的指导下,练习了推举、扩胸、提腿等项目后,就被他们早早地下了逐客令,说是让我回去休息,刚起步不能练得太猛。

我也不想在这裏坏了人家的好事,顺着他们的意思离开了健身房,阿美这小骚妞肯定又会和他们来一场盘肠大战。

***********************************

「开团了、开团了……小伟快上线啊!」

一回到宿舍就听见玉龙在床上大喊大叫,他和小伟两个是忠实的游戏迷,今天晚上肯定又要组队下副本,也不知道阿美到底喜欢玉龙什幺,除了长得帅点有什幺优点啊,像他这幺傻,自己在组队下副本,而女友却被人组队干,真是可怜。

我不理这两个号称高端玩家的「高玩」的大呼小叫,爬上床打开笔记本逛起了论坛,自从上次无意中从论坛上发现阿美的群交视频,这几天我没事就来逛论坛,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后续的视频,真不知道阿美这小骚妞是怎幺想的,让肌肉男们干也就算了,竟然会像妓女一样让那些丑陋的黑鬼干,真让人大跌眼镜,不过虽然不耻阿美的这种行为,但真看到清纯的阿美被一群大黑屌肏的淫水横飞还是很刺激的,每次看这个视频就有把阿美推倒的沖动。

在学校网站逛了半天没有什幺收获,我打开了自己常去的一个色情论坛的链接逛了起来,当我打开自拍区的板块时,突然发现一个帖子的题目是「学院路大奶骚货系列」,看到这个题目我的肾上腺素立即飙升,心脏「砰砰……」

快速跳动了起来,手脚都有些发抖,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帖子,帖子内容是两链接地址,标题分别是「学院路大奶骚货女生被一群大黑屌暴肏」和「淩辱大奶骚货」。

第一个视频上次和绿帽玉龙一起看过,这几天没事的时候我还经常拿出来打手枪用,第二个视频没有看过,我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点击第二个视频链接开始下载,下载的过程中我的小弟弟一直保持了勃起的状态,在链接下面还有一句话,「留下你的联系方式,骚货等你来肏」,我看到下面的留言已经有十多页了,大多数是留了个人的联系方式,有的连阴茎的尺寸都写了下来,还有几个更是直接附上勃起的粗大阴茎的图片,不知是不拍摄角度的问题,图片上的鸡巴显得又粗又大,看起来竟然比那些黑鬼的鸡巴都要雄伟,真是一群畜生,这他妈的是怎幺长的,分给我三分之一就够用了,看得我又羡慕又嫉妒。

还有些留言是一些发泄的话语,什幺大骚货、不要脸的欠干的骚逼、下贱的母狗、淫贱不要脸的骚逼就喜欢喝尿、插死这骚逼的小屁眼、下次把她带到大街上群交,干到她喷屎喷尿……总之是各种淩辱和意淫的留言。

还有的留言猜测女生的身份,有的说是「日本女优拍的新片,鑒定完毕」,有的说「是附近的一个卖逼的妓女,我还嫖过呢」,有的说「是我们X大的学生,就在我对面宿舍楼,我经常看见她和不同的男生约会」并且列出了女生的信息,还有猜测是C大、Y大、K大、H大等等学校的女生,看着这些不靠谱的回复,我发现这群畜男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看着这些留言让我有种沖动,将阿美的真实身份公布到网上的沖动,让阿美变成一个真正的人尽可夫的婊子,但想到阿美这小骚妞除了被肏的时候变得淫贱,平时都满清纯可爱的,又有些不忍心,想到最后我终于明白,就算我说这个大奶骚货是阿美,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肯定又把我当成另外一个意淫的畜男。

就在我意淫的时候,只听见「叮」的一声,视频下载完成,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视频,打开之后发现又是一部长视频,时间总长两个半小时,阿美一玩就玩大的啊,真是个小骚妞。

随着画面变得清晰,出现的是一个院落的画面,看样子像是个四合院,地面是大块青砖铺砌,四面房子有走廊相连,朱漆廊柱,石鼓柱础,木质的门窗上都雕刻着精致的雕画,显得古朴雅致,院落四周栽种着几棵造型精美的盆景,正对这镜头的垂花门敞开着,看样子门外还有一排倒座房,并不像现在经常看到的那种小院落,出了门就是街道。

这是要拍文艺片吗?那群傻屌黑鬼哪来的这雅兴啊,不对啊!这要是北京的四合院,那得多少钱啊,我干一辈子估计都买不起这样的一个院落,那群非洲难民似的黑鬼除了有根大鸡巴,哪来的钱啊,再说有钱都不见得买的到,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呢?「快出来吧。」

这是拍摄者的声音,听口音没有外国腔。

「不……不要吧,去外面好羞人啊。」

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

画面转了个角度,只见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孩子扒在门框上,一手护着胸,但对于那对丰满的奶球来说,这只小手还是太小,只是将乳头遮住,大部分乳肉被手臂挤了出来,肉感十足,更具诱惑力,女孩子另一只小手护住下体,双腿紧闭,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显得有些扭捏不好意思。

女孩子的眼睛附近被打上了马赛克,脸颊泛着桃红,微卷的头发披散在白皙的肩膀上,整体感觉很清秀,应该就是阿美吧,这对大奶子、脸型还有发型和阿美的一样,身高也差不多,只是声音有些变化,不知道是不是拍摄者故意调了声音,但在这样的一个古朴的四合院裏,一个浑身赤裸的娇羞女孩,实在是让人联想不到阿美的身上。

「没事,出来吧,这裏就咱两,周围也没有楼房,别害羞。」

拍摄者在鼓励着阿美。

阿美子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娇羞的走了出来,「哒~哒~」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安静的四合院中回蕩,走到拍摄者面前才站住,走的过程中,两个大奶子一颤一颤的,乳波蕩漾,这样半遮不露的样子更是惹人遐想。

「把手放下。」阿美低着头,将手从乳肉上稍微往下移了移,露出了樱桃般红艳的乳头。

「把手放到下面。」

拍摄者的声音又传来了,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

「别……别拍了,咱们进屋吧」

阿美低着头,声音有点颤抖。

「怎幺?进屋裏就可以吗?被那幺多人肏也没见你害羞,到外面就不行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不要……不要在外面。」

拍摄者伸出手抚摸着阿美的大乳房,用两根手指掐了掐奶头。

「手放下,擡起头。」

拍摄者又揉搓捏弄了一会,阿美喘息渐渐变粗,身子有些颤抖,护在胸口的手慢慢放下,头也娇羞的擡起看着镜头,脸颊上韵着两团桃红。拍摄者将手从阿美乳房上拿开,伸到阿美下体捣弄起来。

「啊!」

阿美娇呼了一声,双手抓着拍摄者的胳膊想要将手从下体移开,但没有成功。

捣弄了几下,拍摄者将手伸到镜头前,手指上沾着很多粘液,反着光,随着手指一张一合,粘液像蛛丝一样一条条挂在指间,淫蕩异常。

「你又发骚了」

拍摄者调笑着。

阿美看着拍摄者手指间淫蕩的粘液,害羞的低下了头。

「过来。」

画面晃动着,来到了东厢房前面的一个老式摇椅旁,木制的摇椅看起来有些年代了,两个扶手处明显比别的地方光滑。

「哒~哒~」阿美光着身子踩着高跟鞋穿过庭院来到了摇椅前。「躺上去,岔开腿。」拍摄者发号着命令。

阿美听话地躺了上去,两条细长的腿分成M型打开跨在扶手上,两只小手娇羞的遮挡着下体,这样一来,一对嫩白的大奶子被手臂夹在一起,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随着女孩的呼吸,一起一伏,阿美的脸害羞地偏向一侧,头发遮住了半边脸。

镜头靠近乳房,男人伸出大手揉捏起来,阿美的乳头翘立起来,被男人手指一掐,就发出轻轻的呻吟,男人掐着乳头抖动起来,整个大奶子就像是灌满水的气球一样上下跳动着。

看着这一幕,我的鸡巴仿佛又大了一圈,真恨不得去掐一掐这对大奶子,这肯定是阿美了,但那个男人是谁呢?看他的手明显就是黄种人的手,不是上部视频那个叫大卫的黑人拍摄者,阿美这小骚妞到底被多少人干过了啊,难道真要变成人尽可夫的婊子吗?这时,男人停止了玩弄阿美的大奶球,镜头抖了抖,当男人的手再次出现在画面中时,手中多了一根粗大的假鸡巴。

「把手拿开。」

阿美犹豫了一下就拿开了捂着下体的手,镜头又拉近了,画面中阿美的下体泛着水光,大阴唇有些充血,微微向两侧翻着,两片小阴唇像花瓣一样盛开,周围已经有好多淫水,现在正有一滴粘液顺着阴道口慢慢的向外流出,被阳光一照,晶莹透亮,阴唇顶端露出一个小小的阴蒂,看样子还没有完全勃起,只露出一小部分,再上面是一圈倒三角形的整齐乌黑的阴毛,那滴淫液慢慢的向下滑落,滑出阴道口,顺着会阴继续下滑,最后滑落到粉嫩的小屁眼上,犹如小菊花般的小屁眼轻轻蠕动着,像是要把这滴淫液吸进去一般,这样一副画面真是淫蕩无比。此时特写画面中伸出了一根粉红色的假鸡巴,假鸡巴上面还有一根根血管般的筋脉,只见男人用假鸡巴的龟头在阿美的阴道口摩擦着,当龟头沾满淫液后,又向上轻轻的摩擦那颗小小的阴蒂,这时传来了「啊~啊~~啊~……」的轻轻呻吟声,更多的淫水顺着阴道口向外流出,那根假鸡巴就这样在阴道口和阴蒂之间轮番的挑逗着,直到那颗小小的阴蒂变成了一颗仿佛充满水的小黄豆,这时阿美的呻吟声已经变得急促而短暂,还夹着一种抽泣似的哼哼声,而每当假鸡巴的龟头在阴道口挑逗时,都发出「吧唧吧唧」的湿糯声,阿美努力地翘起臀部想要将它吞入肉穴,而那根假鸡巴就像钓鱼般提起,使阿美不管怎幺努力都无法吞入。

「哦……啊~好难受~~啊……好难受~别……别这样~呜呜……」

视频中传出了阿美的诱人呻吟声。

这时画面又拉远,只见阿美光着身子,两腿大大的岔开搭在扶手上,脚上穿着高跟鞋,下体已经湿泞淫靡不堪,两只嫩白的小手正一手一个掐弄着粉红的小乳头,脸蛋潮红,红润的小嘴微张着,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

「呜呜……别这样~别……别停……呜呜……」

当假鸡巴从那湿泞的阴道口拿开后,淫欲难平的阿美抽泣了起来。

「嘿嘿~很难受吗?」男人调笑着。

「呜呜~坏……坏哥哥……」

阿美一只手揉着饱满的大奶子,一只手在阴唇周围揉搓着,屁股上下耸动配合着手指的节奏。

「小淫娃」

男人又拿出假鸡巴,把阿美的手顶开,将龟头慢慢地插入阿美那淫水泛滥的阴道口,然后一寸一寸将整根粗大的假鸡巴向阴道裏推入,直到只剩下假鸡巴的根部才停止。

「喔……」

在这根粗大的假鸡巴推入阴道过程中,阿美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双腿紧绷,小屁股向上翘着,直到整根假鸡巴全部插入,才如释重负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男人抓住假阳具的根部,左半圈右半圈的旋转起来,顿时,阿美又发出了小猫叫春般的呻吟。

「啊~不要这样~啊~停……停啊~好痒~啊~~」随着男人的旋转,粘稠透明的淫水顺着小穴的缝隙慢慢的渗了出来,越渗越多,将男人的手指都打湿了,更多的淫水顺着会阴流过粉嫩的小屁眼,最后流到躺椅上面,被阳光照射,发出淫靡的亮光。

接着,男人握住粗大的假阳具慢慢的抽插起来。

「啊~!……唔……」

阿美发出了颤抖的如小猫叫春般的呻吟,仿佛假鸡巴正在抽插的是一件韵律十足、淫水四溅的乐器,当「噗滋噗滋……」声变的急促时,呻吟喘息声也变得短促而尖锐,当「噗滋噗滋……」变得缓慢而沈重时,呻吟喘息声变得悠长而低沈,男人控制着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女人配合着韵律和音调,一曲淫靡的二重奏在这空蕩蕩的四合院中演奏着。

随着视频的继续,粗大的假鸡巴还在激烈的抽插着淫水四溅的花瓣,更多的透明花蜜从阴道口中涌了出来,每当假鸡巴抽出时,阿美那鲜嫩的阴唇就紧紧的箍住茎桿,微微的凸起,透明粘液粘在阴茎桿上被带了出来,滴滴哒哒地顺着女人会阴流到屁眼上,或是顺着假鸡巴的根部流到男人的手上,女人丰满白皙屁股下面的椅座和男人的大手上都是油光粘腻一片,闪着淫蕩不堪的光泽,当整根假鸡巴拔出后,满是淫水的肉穴微微张着口,更多的淫水顺着阴道口涌了出来,然后整根粗大的假鸡巴再次插入,将小溪封堵住,摩擦着嫩肉重重地插入,带着肉唇都凹陷进小穴,「噗滋噗滋」声越来越快,阿美的呻吟喘息声也越发激动。

这样刺激的画面进行了五六分钟,只见阿美修长的双腿紧紧的绷紧,发出了高亢的叫床声「啊…………!」,男人没有停止抽插,而是更加快速地捣弄,视频中的假鸡巴已经变成一阵虚影在淫水四溅的小穴口进进出出,突然只见一股尿液从阿美的花瓣中喷射而出,力度十足,尿液与肉穴成四十五度角喷射,高高的抛射到了空中,男人也不嫌脏,继续快速大力的抽插着,许多尿液喷射到男人的手臂上,顺着胳膊再次流了下来,还有几滴尿液溅到了镜头上,使整个画面更加淫蕩。

看着视频中阿美被粗大假鸡巴抽插,我的阴茎也胀的难受,忍不住用手套弄起被子下面的勃起肉茎,阿美这小骚妞真是极品啊,几乎每次高潮都能喷水,真想尝一尝她的淫水的味道啊,一定很好喝,看着阿美那还在喷水的肉穴,这个念头一发不可收拾。

「快给我加血啊!啊!顶住顶住啊!马上就要推倒了……」

「我肏,别废话了,速度啊!……」

从床上传来了玉龙和小伟的大呼小叫,看来游戏正进行到关键时刻,阿美啊,你那绿帽男友可不会想知道自己的女友被根假鸡巴都搞到喷尿吧,我莫名的摇了摇头,不理会室友的吵闹,继续看着阿美的淫蕩视频。

「舒服了吗?」

镜头拉远,此时高潮过后的阿美慵懒的躺在微微晃动的摇椅上,雪白的肌肤在阳光照射下犹如羊脂玉般光滑嫩白,水渍斑斑的肉穴向上翘着,肉穴上还插着一根粗大的假鸡巴,一滴透明粘液挂在假鸡巴的根部,要断不断的摇摆着。

「怎幺,舒服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男人继续问着。

「讨厌……人家答应陪你出来玩,你……你就这样欺负人家。」

画面又拉近了,男人伸出手轻轻掐拉着阿美粉嫩的小乳头,肉感十足的大奶子慢慢的晃动起来。

「喜欢被这样欺负吗,恩?又发骚了吗?」

镜头拉近阿美的下体,只见还插着粗大假鸡巴的红嫩的阴道口又有淫水慢慢的流了出来。

「小骚货,才喷完,摸一下你的大奶子就又来了啊,嘿~是不是想被男人肏了?」

阿美的脸上泛着桃花色的潮红,散乱的长发搭在肩头,显得妩媚动人。

「别问了……,让我回去吧,好羞人啊。」

阿美左手手背搭在眼睛上,右手护着胸脯,把小脑袋扭到一边,胸脯一起一伏,轻轻喘息着。

「害羞了?嘿嘿~再找五六个男人玩你一遍就不害羞了吧。」

阿美的娇躯轻轻颤动了下,「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别欺负我了。」

「还说不是,那这是什幺?」

男人语气平静的说着。

镜头又推到阿美的下体,只见插着粗大假鸡巴的小穴中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呜呜……」

阿美轻声抽泣起来,看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走吧,出去吃些东西。」

阿美赤裸着身子,想要从摇椅上起来,直起身子,摇着一对小皮球。

「等等~尿了那幺多,别脱水了,再给你喝点吧,嘿嘿」

说着镜头晃了晃,然后多出了一根未勃起的鸡巴,虽然没有勃起,但看那尺寸就可以想象勃起时是怎样的狰狞,肉茎伸到了阿美嘴边,阿美犹豫了一下就张开了嘴巴,仰着头望着镜头。

随即「哗哗」的声音响起,一股透明尿液从粗大鸡巴的龟头中流出,射入到阿美红润的小嘴中,然后就是「咕咚咕咚」吞咽尿液的声音,阿美的喉咙处一上一下的跳动着,每次跳动就是一口尿液流入肚中,即使是努力吞咽,仍有过多的尿液顺着阿美嘴角流了出来,男人尿到最后,抓着鸡巴抖动起来,将阿美整个嫩白的脸蛋淋湿,在尿尽了最后一滴尿液后,男人将鸡巴插入阿美的嘴裏,慢慢的进出着,阿美细心地舔着肉棒,最后男人满意地将舔舐干凈的肉棒从阿美嘴裏拔出。

「不错,舔得很仔细。」

男人将鸡巴收入裤子中,轻轻抚着阿美的头发。

「你真坏~尿的人家身上到处都是。」

阿美站起身来,一边抱怨着,一边伸手想要将肉穴中的假鸡巴拔出,却被男人阻止了。

「就这样插着,不许拔出来,浑身冒着骚味别人才知道你是个欠干的骚母狗啊,咱们这就去大街上看看有没有公狗闻到骚味过来干你,嘿~。」

「不要啊~这样好难受,求你了,别这样。」阿美小声的求饶着。

「听话,小骚货,不听话哥哥打你屁股了,来,撅起屁股,哥哥再给你吃一根。」

「不要啊~真的好丢人啊,这样不能出去的,求你了。」

阿美还在无谓的挣扎着,两只小手可怜巴巴的抓着男人的衣角。

「啪」男人伸出大手打在了阿美雪白丰满的翘臀上,激起一团肉浪,带动着两个奶球跳动着。

「啊!好疼……」

阿美吃疼,用手捂住了小屁股。

「再不听话还会更疼,快点撅起屁股来。」

阿美小声呜咽着,不情愿的弯下腰撅起了屁股,两个奶球像两个充满水的小气球垂在胸前,肉感十足,画面拉近到阿美的下体,只见白皙的臀瓣上印着一块红色的掌印,泛着水光的肉穴中还插着一根粉红色粗大的假鸡巴,然后又一根同样粗大的黑色假鸡巴出现在画面中,这根假鸡巴沾了沾肉穴周围的粘液,就用巨大的黑色龟头顶住了阿美那粉嫩的小屁眼,慢慢地挤入进去,然后整根布满黑色筋脉的茎桿也一点点的向屁眼裏奋力的挤着,最后和小穴中的假鸡巴一样,只剩下一个圆圆的根部留在外面,整个过程中,阿美都轻轻颤抖着,小穴中甚至还流出了几滴淫水,真是淫贱不堪的一幕。

如果是初次看这个视频,一定很难想象这样一根粗大的假鸡巴要怎幺才能插入这个娇小女生的身体,更不要说是两根同样粗大的假鸡巴同时插入女生的小穴和屁眼,在这样一座寂静的四合院,阳光明媚的午后,一个浑身赤裸的娇小女生,弯着腰胸前垂下两颗饱满的如哈密瓜般的大奶子,撅着白嫩的翘挺肉臀,接受着两根粗大的如长茄子般的假鸡巴的强制插入,看到这样的画面真是令人血脉喷张,我撸着硬得难受的鸡巴继续看着视频,期待着接下来的内容。

「好了,起来吧,穿上衣服出去吃饭了,嘿~下面吃饱了,该上面吃了。」

阿美直起了身子,迈着脚步小心的走了两步,就皱起了眉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男人。

「这样好难受啊,不要这样啦,拔出来吧,求你啦。」

「不好吃吗?那我就换个再粗一点的。」男人继续戏弄着阿美。「不是……唔……这样子不能出去的,会……会高潮的,别这样,好吗?」

阿美小声求饶着,看样子就快哭出来了。

「怕丢人啊……那你被一群男人围着肏的时候怎幺不怕丢人呢,被一群男人一遍遍地肏到高潮不是很兴奋吗?恩……?是不是,小骚货,你是不是喜欢被一群人干,被几根大鸡巴一起肏,肏到你喷尿为止,然后吃精喝尿,是不是,小骚货,说!。」

男人不给阿美任何机会,继续淩辱着阿美的自尊心。

终于,在男人的言语淩辱下,阿美小声的抽泣了起来,一只小手擦拭着眼泪,一只手捂住了胸口,无助地站在院落中,像一只小兽似的颤抖着。

「呜呜……坏哥哥,呜呜……就知道欺负我,都是你……呜呜……都是你,我不想这样子,呜呜……都是你……你好坏……。」

阿美一边抽泣着,一边小声呢喃着,男人看了一会,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阿美的大奶球,掐了掐红艳的小乳头。

「好了,别哭了,有我在呢,不会让你当街喷尿的,快去穿衣服,好饿了,下午还要去玩呢。」

阿美抽泣着不情愿的向屋子裏走去,画面中赤裸的肉体丰满而性感,被阳光照射的散发着乳白色的莹光,这样一具诱人的肉体,下面的小穴和屁眼中却分别插着一根粗大的假鸡巴,散发着淫靡的水光,院子裏响起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哒……哒……」声,随之画面变得一黑。

这个男人是谁呢?阿美愿意和他单独出来玩,他应该和阿美很熟了,这个男人能熟练的用假鸡巴将阿美带到高潮,至少对于阿美的性趣和高潮时的反应很熟悉,而且看来也参加过阿美被群交的活动,至少是看过的,这个很傻很天真的阿美怎幺愿意随便被别人拍下视频呢?她就不怕被自己认识的人看到视频认出她吗?上次是被一个叫大卫的黑人拍下的被大黑屌干的死去活来的视频,这次又是被一个神秘男人拍下的淫贱行为,看这个视频的题目接下来的视频肯定会更加的淫秽不堪,真不知道这个胸大无脑的阿美是怎幺想的,虽然看到清纯的阿美被大鸡巴爆肏的场面很刺激,可恶的玉龙被一次次戴上大绿帽很解气,但真看到阿美被一根根粗大的鸡巴肏的淫水飞溅,为什幺心裏头有一点点小心痛呢,哎~阿美啊,希望你好自为之吧,不要被曝光身份,我带着复杂的心情撸着鸡巴期待接下来的视频。

随着画面再次亮起,出现的是一条深深的胡同的画面,幽静的小胡同中响起了「哒……哒……」的声音,只见一个长发女生走在画面前面,不知道是不是换了拍摄器材,画面质量比刚才的视频要低一些,那人应该是跟着女生一起走,画面随着脚步一抖一抖的,不知道男人将摄像器材藏到了什幺地方,画面中女生穿着一件卡其色修身风衣,将女生性感身材包裹的恰到好处,一条腰带在腰部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风衣下摆镶着一圈蕾丝花边,刚到小腿上面一点,修长的小腿上穿着黑色丝袜,脚上则穿着一双黑色细跟蕾丝网面高跟鞋,随着走动,发出「哒哒」的敲击地面的声音。

这条古朴的胡同很清静,半天都没有人经过,只有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停一下。」

男人的声音响起。

女生停了下来,转过身,微卷的头发垂到肩头,俊俏的瓜子脸显得小巧可爱,风衣前面是双排扣设计,现在紧紧地系着,只露出锁骨周围白皙的皮肤,胸口处被一对饱满的大奶子撑得鼓鼓的,仔细看好像还有白皙的乳肉从扣子之间的缝隙间透出来,女生双手插在风衣兜裏,显得有些局促,这娇美可爱而又性感的模样定是阿美无疑了。「转过去,撅起屁股」

男人命令道。

阿美看了看周围,有些紧张的转过身弯下了腰,将丰满的屁股高高的撅起,露出了被黑丝包裹的大腿。

男人伸出手将风衣下摆撩了起来,黑色丝袜的根部露了出来,是一条吊带黑色丝袜,不是那种连体的打底裤,吊带中间露出了白嫩光滑的肌肤,再向上并没有内裤,而是有些泛着水光的下体,破坏了这幅性感的画面,多了许多淫蕩的感觉,只见粉嫩的小穴和屁眼中各插着一根假阳具,露出根部的圆圈,将两个肉穴撑得又大又圆,看了让人喷血。

男人轻轻的按了按露在外面的假鸡巴,就有更多的透明液体慢慢渗了出来。

「喔……好难受,别弄了,让我回去吧。」

「难受?我看你是很享受吧,流了这幺多。」

男人说着,抓住假鸡巴露在外面的部位一进一出的小幅度抽插起来。

「啊!不要~不要……快停下~求你啦。」

「这样在外面是不是很刺激,小骚货。」

男人继续抽插着,毫不理会阿美的求饶。

就这样抽插了一阵子,阿美的肉臀随着抽插上下挺动着,明显是动了情、发了骚,「啊~啊~」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传来。

「受不了了……快停下,真的不行了~喔……求你~不要~。」

画面中,透明的淫水已经顺着假鸡巴像小溪一样哩哩啦啦的不断地向下滴着,看样子再弄下去阿美的高潮马上就要汹涌而出了,「噗叽噗叽」的声音越来越湿泞。

「啊~啊~~啊~……」阿美捂着嘴压抑地淫叫着,丰满的屁股摇来摇去,配合着男人的抽插。

真不敢想象,在这样一条幽静的小胡同中,一个赤裸着下体的娇美女生,就这样撅着雪白的屁股被男人用粗大的假鸡巴插到淫水飞溅,马上就要到了喷尿的边缘,清纯与淫蕩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我撸着坚硬的鸡巴看着男人拿着假鸡巴继续蹂躏着阿美,想到她被插到喷尿的场景就一阵激动,真想要喝一口阿美那晶莹的尿液,一定很可口。

「啊!别……求你……别……」

画面中男人停止了抽插,阿美的小翘臀还在一挺一挺的,男人的大手抚摸着雪白的臀肉。

「怎幺了?想要继续吗?小骚货。」

「呜呜……别……好难受啊……呜呜……」

阿美小翘臀一抖一抖的,抽泣着呻吟着。

「别什幺,别停下来是吗?想要继续被弄吧,小骚货,马上要到高潮却停下来是不是很难受?」

男人继续抚摸着阿美的臀肉,就是不去触碰插在阿美小穴和屁眼中的假鸡巴,不理会阿美疼苦的呻吟。

「呜呜……」

阿美抽噎着,没有回答男人的话。

过了一会,男人将两根假鸡巴露在屁股外面的部分全部推入阿美的体内,拍了拍阿美的屁股。

「走吧,别撅着屁股了,有人来了。」

「啊!」

阿美弹簧般直起了身子,两只手上下理顺风衣的下摆,惊恐地四处看着。

画面中,幽静的胡同还是很寂静,没有任何人经过,阿美看清了周围的情况终于松了一口气。

「哈哈~如果有人经过早就跑过来干你这只淫贱的小母狗了。」

「呜呜……讨厌,坏哥哥,你为什总是欺负人家啊,呜呜……你坏死了。」

阿美抽泣着,攥着小拳头想要捶打男人发泄,可是手却被男人大手抓住了。

「嘿嘿,欺负你是因为喜欢你,别人求着我欺负我还不来呢,你那个傻兮兮的男友不会这样欺负你吧,嘿嘿,你到现在给他带了多少顶绿帽了?」

阿美想要将小手从男人的大手中挣脱,可是没有成功。

「不许这样说他,我是真心喜欢他的,你再这样说他以后不理你了。」

「真心喜欢?就是每天装着一肚子精液去和他约会,天天被别人肏到喷尿,用舔过别人鸡巴的小嘴说喜欢他,嘿嘿,他要是发现你这幺骚,会被气死的吧。」

「别说了,不要说了,我以后……我会好好对他的,我……我……。」

阿美摇着头气呼呼的说着,想要争辩却不知道怎幺回答。

「小骚货,别生气了,我不会破坏你的感情的,不过你也不要指望你那傻傻的男友可以满足你那个吸精的无底洞,刚好我也喜欢你,我会找更多的大鸡巴来满足你的,哈~放心吧,只是肉欲需求,不会破坏你平时的形象的,走吧,去吃饭了。」

阿美轻轻的放下了小手,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脚步有些淩乱地向胡同口走去,画面中,阿美刚刚站立过的地面上留下一滩水迹。

这个男人是谁呢?好可恶啊,自己玩了阿美还不算,还有找别人一起来玩,那他发这个帖子时说的留下联系方式是这个意思吗?这不就是说以后很有可能阿美被带到各个地方被这些大鸡巴网友尽情发泄了,好淫蕩啊,阿美怎幺会同意这样的要求呢,阿美你这个小骚妞,你说喜欢的男友就是李玉龙吗?你就这样喜欢一个人吗,真是搞不懂,可恶的玉龙,看来不用我给你戴绿帽了,有许多网友都挺着鸡巴等着给你戴绿帽呢,你能找到阿美这样奇葩的女友也是你自己倒霉吧。

接着视频画面又换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好像是湖边,而阿美还是穿着那件风衣在前面走着,拍摄者在她身后不远处跟着,周围有许多人,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熙熙攘攘的。

视屏中这个地方好像在哪裏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阿美的衣着没变,还是卡其色的风衣,下摆刚到小腿,下面穿着黑色的丝袜,脚上穿着黑色细跟蕾丝网面的高跟鞋,走路的速度不快,有时候还会停下来,身子轻轻的扭动,好像是忍耐着什幺,难道阿美下体还插着那两根粗大的假阳具吗?在这样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个娇美的女生只穿着一件风衣,两根粗大的假阳具在少女每次迈步走动时,都要摩擦着女生那敏感的嫩肉,这是多幺羞辱和折磨人的事情啊,有可能阿美真的会在两根假阳具的摩擦下高潮喷尿的,那阿美这小骚妞可就丢死人了,想着阿美在一群路人鄙夷的目光下前当街喷尿呻吟,真是有够刺激的画面。

随着视频的继续,我终于认出了这个地方,就是B市的H海,在这个中外游人集中的地方,阿美这小骚妞玩的可够大胆的,如果被人发现了,那阿美可就出名了。

果然,没过多久,阿美走路就有些不稳了,这时有个高大的外国人不小心撞了阿美一下,阿美跌跌撞撞向前迈了几大步,那个外国人赶紧扶住了阿美,这时镜头拉近阿美的下身,只见黑色丝袜上有一道水迹正在慢慢的流下来,外国人扶住阿美后礼貌的说着道歉的话语,从视频中可以看到,阿美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有些颤抖,脸色有些潮红,咬着下唇,双手扶着外国人的胳膊轻轻说着什幺,外国人又说了几句,在确定阿美没事后,才转身走开,看来刚才那次碰撞差点就让阿美达到高潮,险些当街喷尿,真是惊险。

就这样走走停停,好几次阿美都红着脸站在路上喘着粗气,轻轻地扭着下体,惹来路人好奇的目光,但最终都有惊无险,当镜头再次拉近阿美的下体时,黑色丝袜上已经有好几条水迹了,如果是有心人,一定会发现这个娇美女生的尴尬了。

我一边手握鸡巴看着视频,一边替阿美这小骚妞担心,突然想到今天在操场上看到阿美也是真空穿着运动衣的,难道也是这个拍摄视频的男人要求的吗?还有上数学课下课后,我感觉阿美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难道是阿美的下体插着什幺东西,越想越不明白阿美怎幺愿意接受这种调教,难道阿美不仅喜欢被群交的快感,还喜欢暴露和淩辱的刺激,那阿美真是不可救药的小骚货了。

电脑屏幕上的视频一黑,再次亮起时是在一个房间裏,看样子好像是餐厅的单间,中间是一个圆桌,靠近窗边是一排沙发,此时阿美风衣大开,赤裸着娇躯,一对大奶球挺立在胸前,双腿成M字形分开,后背靠在沙发背上,摆出了一副淫蕩欠肏的姿势,而此时正有一个瘦小的男子蹲在阿美的身前,一只手抓住一根粗大的粉红色假鸡巴进进出出地插着阿美那粉嫩湿泞的小肉穴,另一手正在大力掐攥着阿美那小皮球般的大奶子。

「大哥,你确定不要我钱吗?」

那个瘦小的男人一边做弄着阿美,一边回过头来对着镜头后面的男人说着话。

「少废话,跟你说了,这个骚货发骚,你想玩就玩,不想玩赶紧滚,我再找人,你一个小服务员我图你什幺,你要玩这种货色给的起钱吗?」

拍摄视频的男人不耐烦地回复着。

「对对对,是我多嘴,能玩到这幺水灵的姑娘是我上辈子修的福,啊!不对,是托大哥你的福,这妹子跟电影明星似的,刚才我进来都不敢相信呢,还以为您说的是个妓女呢。」

瘦子讨好的样子很是猥琐。

「啊~啊~……轻~轻点~啊……」

阿美一只手抓着瘦子掐弄奶球的手臂,一只手放在小穴上想要阻止假阳具大力的捣杵,脸色潮红,有两道未干的泪痕还挂在脸上,虽然眼睛周围打着马赛克,但还是可以看出阿美的眼睛周围有些红,看来阿美刚刚才哭过,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幺,是不是阿美不想被陌生人玩弄?这个拍摄的男人真是可恶,这样欺负可爱的阿美。

「中中中,俺轻点、俺轻点,不好意思啊,妹子,你太漂亮了,俺从来没见过你这幺漂亮的妹子,哦,是没见过光着身子的这幺漂亮的妹子。」

瘦子右手握着粗大的假鸡巴继续抽插着,但力度小了许多,不再是整根拔出再整根插入地捣弄,而是半插入后小幅度的进出扭动,左手轻轻撵弄着一颗红艳艳的乳头,左扭扭右拉拉,一张猥琐的脸贴近阿美的小穴,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着,发出吸溜吸溜的水声。

视频画面渐渐拉近到了阿美的下体处,只见一根粗大的假阳具在阿美的小肉穴中进进出出,每次抽插都带出一些透明的粘液,肉穴被这根假鸡巴撑得又大又圆,箍在假鸡巴上的阴唇都显得变薄了许多,被淫水打湿后反着光,不细看还以为是透明的呢。